當前位置: 首頁  >  紀念文章 > 正文
“三八線”上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5-02-09    信息來源:中國航天建設集團

◎劉景堂


前 言


  1953年朝鮮停戰以后,我被調到志愿軍民政警察部隊,在三八線上做敵軍工作。從 1953年 7月 27日停戰到 1958年 10月志愿軍撤軍,在 47師守防的“上甘嶺”正面30—40公里軍事分界線上,我敵工組在軍敵工處的領導下,執行我國的和平外交政策,遵守朝鮮停戰協議。

  以拉家常,講故事,說笑話,交朋友的方式,將政治宣傳寓于談笑之中,使宣傳瓦解敵軍的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效。但也經歷了失去戰友的血的教訓。

  近 5年的對敵斗爭經歷雖已過去了 50多年,但經歷過的一些往事經?;岣∠衷諼業哪院@?。我把對敵斗爭中的一些小故事整理出來,在朝鮮停戰 55周年到來之際與大家分享。


一次有效的見面


  在英雄邱少云犧牲的陣地東邊,是個丘陵地帶,我民警大隊三班就駐扎在這里的一個山頭上。在哨所分界線南面山腳下也駐守著南朝鮮首都師的一個憲兵班與我對峙。我哨所在山上,敵哨所在山下,我方居高臨下,一旦發生軍事沖突,地形對我有利。所以,我們就將該據點的敵人做為開展宣傳工作的重點。

  在國外開展對敵宣傳工作面臨很多困難,首先是語言不通。通過翻譯,感情不易直接交流,往往會失掉機會;二是停戰不久,戰場上的武裝斗爭馬上轉為和平宣傳,敵士兵不易接近,宣傳內容不易接受,所以不能急于求成,要循序漸進,打持久戰;三是李偽軍派到非軍事區的憲兵是經過挑選的,具有較高的文化水平和軍事素質,都受過敵特機關的反動宣傳教育,政治上比較頑固,這也增加了我方工作的難度。對此,必須頭腦清醒,機動靈活,有理、有利、有節,把握時機開展工作。

  沿分界線巡邏是保障我方非軍事區安全的軍事行動,而敵憲兵也同樣執行此項任務。在巡邏中,雙方經常相遇,這便給我們開展宣傳工作提供了機會。起初相遇時,敵士兵對我志愿軍既好奇又恐懼,總是荷槍實彈,怒目相視,敵對情緒很濃,氣氛十分緊張,唯恐我們襲擊他、暗算他。對他們寒暄,他們不理,問話更不作回答,躲躲閃閃,很快離去。而我們則不然,與敵相遇時,自然大方,主動寒暄,說話和氣、和平友好,既表現出志愿軍戰士的威嚴氣質,又不使敵人感到恐懼。我們的行動給敵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隨著時間的推移和頻繁的接觸,我們用實際行動逐漸消除了敵士兵的恐懼心理,緩和了敵對情緒,為下一步開展工作創造了條件。

  一天,有三、四個敵士兵在軍事分界線南面山坡上不知在找什么東西,看到我們巡邏時,既想與我們接近,又有些害怕的樣子,我們便主動喊他們:“到軍事分界線上來玩啊”,不一會兒他們果然過來了。我們友好地對他們說:“志愿軍民警戰士堅決遵守停戰協定,你們別害怕,我們不會傷害你們,以后經常來這里玩吧。”并主動與他們握手,遞給他們香煙吸,談些家常,氣氛很快緩和了。一個士兵悄悄地對我方翻譯說:“當官的不讓我們與你們見面,說志愿軍會傷害我們,趁握手的機會把我們拉過分界線,說我們破壞停戰協定。”我們一邊笑著一邊對他說:“咱們剛剛握過手,拉你們了嗎 ?我們見面多次了,傷害過你們嗎 ?”敵士兵聽了我們的話不好意思地笑了。另一個士兵說:“你們說話很和氣,和我們稱兄道弟,還給我們煙吸,中國人很友好,不像我們當官的所說的那么可怕。”在與敵人談話中,有時也會遇到帶有挑釁性的提問。有一次一個軍官模樣的人說:“你們志愿軍到韓國來干什么 ?”我方翻譯金鳳珠同志針鋒相對地說:“美帝國主義不僅干涉了朝鮮戰爭,還派第七艦隊侵占我國的臺灣,用飛機轟炸我國東北的工業城市,聲稱鴨綠江不是中、朝的國界線,志愿軍不到朝鮮來抗擊美帝,他們就會打到中國去的……”敵人聽了啞口無言。

  通過這次接觸與談話,初步解除了敵士兵對我們的疑慮,為以后的對敵宣傳工作開了個好頭。


一盆中國餃子


  在邱少云犧牲陣地東邊的一個小山頭上駐守著敵軍的一個哨所,該哨所中有個叫崔在善的士兵,年輕、活潑,十分開朗。有一次他主動向我們介紹他的家庭及個人情況:“我有爸爸、媽媽,弟弟、妹妹,我是老大。”并自我吹噓說:“我在學校時學習很好,是個活躍分子,愛打藍球,會踢足球,喜歡音樂,特別喜歡吹口琴,如不被征當兵現在正讀大學三年級呢。”我說:“可惜呀 !戰爭斷送了你上大學的前程。”他又很自信地說:“當完了兵,回去還可以繼續上大學。”

  經過多次接觸我們分析認為,該士兵思想比較單純,好出風頭,喜歡表現自己,愛貪小便宜,與我們見面時,主動要煙、要酒及打火機等物,對我們也比較友好。根據他的表現,我們將他定為開展工作的對象之一。據了解,當時的李承晚部隊與美軍相比物資相對匱乏,生活用品供給不足,因此李偽軍士兵經常到前沿陣地上揀破銅爛鐵去賣掉后補充生活費用。

  有一天,快到中午 12點了他們還未回去,我敵工組決定,試探敵人對我們宣傳工作的效果和敵對情緒緩和的程度。具體方案是:趁敵人勞動一上午又累又餓的機會,讓金鳳珠翻譯端一盆餃子,快到分界線時,喊崔的名字,讓其越界來端餃子,若崔敢于越界來取,說明敵方對我們是信任的,否則,就說明敵人對我們的顧慮還末消除。

  方案制定好后,我們來到分界線上,把要送給他們餃子吃的意思告訴了他們班長,還未等班長答話,崔在善就搶先對班長說:“中國哥哥們平時對我們很友好,我們勞動了很長時間又累又餓,就讓他們拿來咱們一起吃吧。”他們班長不好推辭也就同意了。于是,金翻譯和另一位同志回到我哨所,將事先準備好的餃子很快端了出來。當走到離分界線還有三、四十公尺時,金翻譯高聲叫道:“崔在善弟弟,我端不動了,快來幫忙呀!”崔聽到喊他,毫不猶豫地跨過分界線的鐵絲網跑到了金的身邊把餃子接了過去,很快回到分界線上。這時我們另一位同志提著碗筷也趕到了,結果他們像餓狼似的很快就把一盆餃子吃光了。一邊吃餃子,幾個士兵還一邊稱贊中國的餃子好吃。

  通過送餃子這一行動,我們有三點體會:一是時機抓得好,趁他們勞動后又累又餓的時機,主動送餃子使其不好推辭;二是該據點的士兵,包括他們班長在內,對我志愿軍有了一定的認識;三是,用事實戳穿了敵特機關對其士兵進行的反動宣傳及其謊言,我宣傳工作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此后,我們工作開展的比較順利。不久便發生了敵士兵崔在善因接受我方贈送的真善美口琴而被敵特機關發現后被判刑,和班長怕受牽連而攜槍向我朝鮮人民軍投降的事情。


一張難以忘懷的照片


  1952年10月,美軍第八集團軍司令范佛里特親自部署和指揮的所謂“金化戰役”失敗后,雙方爭奪最激烈的上甘嶺地區的537.7、597.9兩個高地。

  停戰后都在我朝、中方非軍事區內。我民警小分隊后來駐扎的597.9高地右側是個平川,敵軍在進攻“上甘嶺”時曾有大量坦克在此通過。停戰后此地殘留著許多敵軍物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輛被我軍擊毀的美國制造的重型坦克了。雖然是一個寵然大物,卻又像一具僵尸橫躺在一條小河邊。



被我軍擊毀的敵軍坦克


  這輛坦克被擊毀時,坐南朝北,目標自然是我軍陣地。它全身傾斜,炮口朝下,履帶鋪地,活像一個美國士兵雙膝跪地,舉槍投降,哀哀求饒的樣子。它所處的位置是我們民警小分隊每天巡邏的必經之路。每當完成巡邏任務之后,我們都要在這里停留片刻,有的同志鉆進坦克,雙手拉住操縱桿作一番“駕駛”;有的同志站在坦克上清點被我軍擊中的槍、炮彈著點的痕跡,1、2、3……25、26……數了幾遍也數不清,可以想像當時我志愿軍的炮火多么集中,多么猛烈;還有的同志在分析和猜想著坦克被擊毀時的致命彈著點。聰明的朝語翻譯李炳定同志(該同志在以后的對敵斗爭中光榮犧牲)圍著坦克轉了一圈后說:“坦克體上的彈痕不是它的致命點”,他指著履帶下邊大約有半米深的一個大坑說:“我認為它是被志愿軍埋設的反坦克雷炸毀的,坦克體上的彈痕不會使它‘喪命’,只有威力巨大的反坦克雷才能把它‘消滅’。”大家看了看那個大坑,又看了看斷裂的履帶,紛紛點頭同意他的分析和判斷。

  五月間有一位志愿軍記者,到民警大隊采訪。為了解真實情況他化妝成民警戰士參加了我們沿軍事分界線的巡邏。他親眼目睹了荷槍實彈、虎視眈眈與我們僅有鐵絲網之隔的敵人哨兵,也體驗到翻山越嶺、披荊斬棘執行巡邏任務的艱辛。他一邊走一邊深有感觸地對我們說:“你們白天巡邏,夜晚放哨守衛在‘三八線’上,與敵人面對面的較量,非常危險也非常光榮,我回去后要好好宣傳你們的事跡。”

  當巡邏完畢回到那輛破坦克旁邊時,這一“戰利品”引起了他極大的興趣,他主動提出給我們在坦克上攝影留念。大家都感到在朝鮮非軍事區的“三八線”上,在英雄黃繼光犧牲的陣地上,在擊毀的敵人坦克上攝影留念,機會難得。所以,同志們在拍照時都精神抖擻,昂首挺胸,目視前方,有記者的攝影藝術,每位戰友都留下了雄赳赳、氣昂昂的中國人民志愿軍戰士的光輝形像。

  這張珍貴的照片我已把它放大保存了五十多年,顏色雖然變得有些發黃,但被擊毀的坦克屈膝投降的樣子沒變,坦克上留下的彈痕仍然清晰可見,它記載著當年志愿軍戰士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記載著美帝國主義發動侵朝戰爭的罪行;也記載著我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執行民警任務時,對敵進行軍政交織斗爭的一段難忘的回憶。


為朝鮮老人尋“寶”


  一九五四年的春季,有一天,我和朝鮮翻譯楚長松到非軍事區外志愿軍辦的軍人服務社買東西。有一對 60多歲的朝鮮阿瑪妮和阿巴吉,見到我們帶著非軍事區民警特有的紅袖章便問:“你們是非軍事區的民警嗎?我們有一事相求,你們能幫忙嗎?”我們問道:“老人家有什么事,我們一定幫助你們。”老人說:“戰爭前我們就住在那邊(指非軍事區)安倉里,戰爭爆發時美國兵和李承晚的部隊到處搶糧掠奪財物,我們逃難時珍貴的東西都沒帶走,就埋在我們家房子邊的一棵小樹下”,兩位老人一邊說一邊表現出懇求的神態,我們對他們說道:“你們的家遭受到戰爭的破壞,再加上風吹雨淋的不一定能找到了。”兩位老人非??儀械乃擔?ldquo;當時我們埋藏時?;さ姆淺:靡歡ú換崴鴰?。”并再三的要求我們幫忙。

  這時那位阿爸吉拿出筆和紙給我們畫了一個地形圖,指出埋藏東西的具體位置。兩位老人說的安倉里這個地方我們巡邏時曾經去過。

  一天,我們執行巡邏任務時,特意到了安倉里老人的家。按照老人畫的地形圖,很快就找到了埋藏東西的地方,挖出了一個不大的瓷壇子,壇口密封的很嚴沒遭到破壞,里邊究竟藏的什么呢?我們不得而知。

  回來后我們找到了老人,把挖出的壇子“完璧歸趙”,兩位老人接過壇子時感動萬分,激動的心情溢于言表。老兩口迫不及待地當著我們的面把壇子打開,從里邊拿出兩位老人結婚時穿的衣裙,兒子參加人民軍的證書,一小盒金銀首飾,還有最珍貴的就是金首相簽署頒發給老人的勞動模范證書。

  在我們告別老人時,兩位老人以中國人致謝的方式向我們作揖致謝。在中朝友誼中雖然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通過此事我們深深地體會到,朝鮮人們對中國人民志愿軍戰士的無比信任。
博彩会员数据资料  [打印]
Copyright?2014 版權所有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 備案序號:京ICP備05067351號
制作單位:中國航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四環南路83號 郵編:100071
聯系電話:(010)68749616、68749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