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紀念文章 > 正文
東鱗西爪憶當年
發布時間:2015-02-09    信息來源:中國航天建設集團

◎馬巖土


  時光荏苒,自 1965年進入航天部七院工作至今,已整整 50年了。我的工齡與七院同齡,回想起來倍感親切。人之一生,50年不算短,自 1969年到 1972年三年離開首都北京,赴廣西軍墾農場勞動鍛煉,接受解放軍再教育。直到 1973年重新拿起制圖筆進行結構設計,于 2001年光榮退休。之后被七院聘為院顧問結構總工程師,并冠以“資深結構專家”至今,始終沒有離開過七院,應該說我與七院有著半個世紀的情緣。

  回首人生旅途,感慨萬千。在半個世紀的日日夜夜,能為航天這座雄偉大廈添磚加瓦,感到無比自豪。


從我的名字說起


  寫這篇文章,想從我的名字“巖土”說起。鋼筋混凝土中有土,基礎中有石頭和粘土。有了土就有了根基,萬丈高樓從巖土中長起,往高空伸展。

  感謝父母大人,他們給我取這個再土不過的大名,意味著我這一輩子要從事“泥瓦匠”工作。我老家在浙江金華東陽市鄉下,當地不少農民藝人從事蓋木結構房屋,他們俗稱“泥瓦匠”。又有不少藝人從事木雕工藝,因此東陽地區也被稱為“建筑之鄉”,其“東陽木雕”馳名國內外。我在大學學習土木工程,在航天七院從事結構設計,感覺別有一番情趣。

  我雖然已工作近 50年,但仍感到設計水平不高,腹中墨水不多,更沒有太多的經驗體會,因而寫不出大塊像樣的紀念文章。但是追思 50年走過的路,抒發一下對七院的情感,給年輕的設計師們留下一點有用的東西,當然十分樂意。

  人生如同在“演戲”,劇中有各個角色。我起先演配角,“跑龍套”。“導演”和“監制”們——即設計把關的組長、室主任、院總工等,校審我的作品:計算書和圖紙。他們找出我作品中一大批毛病,我認真地修改,又校審,再修改。如此這般,直到他們陸續認可確定,簽上名。長時間的磨練,可以出演主角了。

  這樣說來,我這幾十年還算得上個較為稱職的演員。雖然退下來了,但只要我身體還健康,還將在七院這個設計大舞臺上,再精彩地演下去。


丁是丁 卯是卯


  讓我順著時空隧道,回轉到 1967年。我響應偉大領袖毛主席關于大三線建設的號召,我們第二設計室部分同志奔赴當年的二萬五千里長征路,去祖國大西南深山老林。當時三線建設總指揮是曾被打倒的彭德懷元帥。我們一行 20多人被分配到“綜合設計院西南院”第四設計室。這個室以上?;杓圃何魈?,七院的同志作為輔助后備力量予以充實。設計室在貴州省遵義市,承擔的設計任務多為廠房、醫院、學校。場地分散在婁山關地區,由于條件限制,辦公室及宿舍都是低矮的磚瓦小房。三線建設總思路是“山、散、隱”。山,進山,進山洞,進山溝。散,分散,像羊拉屎一般布置建筑物。隱,隱蔽,將建筑物隱藏在萬山密林叢中。這都是為了防止帝、修、反的破壞以及核打擊。這種做法在當時被認為是絕對正確的,所以全國各族人民全力支持,絕對服從,真可謂三線建設萬馬奔騰,熱火朝天。

  因為我出身好,屬于被依靠的貧下中農,又是毛主席的“紅衛兵”,被確定為“根正苗壯”的又紅又專的“設計小將”。于是我十分榮幸地獲得參加某“洞庫”的設計任務,并和駐工地的工人同志同吃、同住、同勞動。

  在歷史名城遵義市黨校,經過短期的階級斗爭和保密教育,也初步地學一學規范,一些設計細則,就帶著老三篇(《為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一臺手搖式計算機,一把計算尺及一些日常生活用品,開始了半年之久的設計工作。

  該洞庫跨度大,若是走火車,洞內可鋪設四條鋼軌。高度高,分上下二層,為雙曲線拱頂直立式襯墻。由于洞庫施工與普通建筑物完全不一樣,所以在圖紙中明示出一系列的施工大樣詳圖。我一不請教老同志,二不與工人同志結合,自作主張,僅在總說明中說了一句話:“本圖中有關施工中可能碰到的難題,現場協商解決。”校審人很不滿意,很嚴肅地對我說:“設計圖就是設計人的語言,一種無聲的語言。丁是丁,卯是卯,對于設計和施工中碰到的難題,必須在圖中明示,決不允許在現場協商解決。 ”

  于是我補充設計,并在之后兩個來月的駐現場“三同”中,真正體會到沒有詳圖有多大的苦。之后在三線建設其余的設計及今后幾十年設計工作中,我始終把“丁是丁,卯是卯”作為信條,放在心中,落實在行動上。并也以此去要求年輕的設計師們,效果極好。


成竹在胸


  文化大革命后期,大約在 1975年,我去武漢 824廠進行現場設計。這工程我是第一個設計者,所以回京后又對藍圖進行再次自校(我自稱“設計反芻”),重點是預制構件的相互關系和基本尺寸。如吊車梁、柱牛腿及屋架的平面尺寸和標高。我認為這個工程的設計,無論是過程還是結果,一切都顯得那樣的完美無缺??商煊脅徊夥繚?,不久便傳來消息,說橋式吊車運行到屋架部位時被擋,開不過去,吊車試運營失敗。

  這簡直是晴天霹靂!這怎么可能呢?廠房竣工時經各方認真驗收,沒有發現吊車與屋架下弦的設計“空隙”有問題。我排了一宿的隊買火車票赴武漢工地,很有把握地指出,吊車試運行失敗的責任不在七院,是吊車本身尺寸不準。廠方這才承認該橋式吊車不是七院圖中選定的標準型的。為節省投資,也為了節省工期,私自決定將該廠的鄰近廠房里一臺類似的吊車“挪用”到該廠房。吊車安裝前又沒有核對各種尺寸,導致吊車的欄桿與屋架下弦相碰。

  在現場一個小時的技術會,氣氛和諧,態度認真,不互相埋怨。我代表七院公開表態,只要這臺“挪用”過來的吊車全部指標(安全性、可用性)合格,只將欄桿予以改造,吊車可以留在該廠房長期使用,不必更換。廠方對于七院的整個設計表示十分贊賞。通過這次“吊車事件”的合理解決,我學到了不少東西,既為七院贏得了榮譽,又為廠方節約了投資,真是雙贏。


獨辟蹊徑


  我于1979年底第一次參加深圳特區建設。起初,那里僅僅是一個小漁村,寶安鎮緊鄰香港新界區,我們設計小分隊就在這邊界線處進行設計。主要的設計任務是“邊檢站”工程、保稅倉庫等等。深圳特區初具規模后,我又多次長時間地去現場設計。去深圳分院,一是收入高;二是可以購買諸如錄像機、音響、彩色電視機等內地奇缺商品;三是能得到設計鍛煉。

  赴深圳分院工作須“過三關”,即去的人員應由設計組、設計室和院批準,組成的小分隊去分院接替上一層小分隊。這就是說深圳分院全部組成人員,經過一年或兩年須換一回,很是新奇,具有特區之特性。小分隊離京前必須由院有關同志對出差人員進行政治思想教育,要求大家不收看香港電視節目,不要購買香港走私貨等等,改革開放初期這樣做是可以理解的。深圳分院當時在眾多的設計院中,具有較大的知名度。因為有深圳分院的支持,七院總院在豐臺鎮東安街街道也很有知名度的。起碼是被認為七院人“有錢”,是豐臺鎮大戶。

  由于每隔半年或一年設計人員可能要回總院,最多不能超過兩年,所以你個人承擔的設計任務絕對不允許留尾巴給下一層。我碰到的一個案例就是解決某高層樁基設計,分院領導責成我在半個月內完成。

  深圳地區采取樁基十分常規,樁基設計和施工可以說設計先進、施工質量優良。但我院由上一層同志設計的某高層樁基,經檢測約有 50根樁不符合設計要求,被確定為“壞樁”。這在深圳地區是十分罕見的施工“事故”。這 50根“壞樁”是“頸縮樁”和樁身砼質量不達標。業主對我院提出的常規處理方案表示異議,并提出一大堆理論,認為堅決不補,哪怕將三十層樓只建造二十七層??悸塹焦て詼?,沒有時間補這 50根“壞樁”,打樁工人都已撤場,僅留一臺打樁機。在深圳分院院長杜林水同志全力支持和熱忱鼓勵之下,我不按常規所謂不合格一根補一根的“一 •一法”,而是獨辟蹊徑,采取逐一手算對“壞樁”進行“殘余單樁承載力”的細算,還對每根“壞樁”真正的樁上部傳來的豎向軸力進行分析和細算。最終的結果是:部分“壞樁”殘余單樁承載力大于上部豎向軸力,它們不補。部分“壞樁”雖然不滿足上述要求,但“壞樁”系較密集之“群樁”,不足部分由相鄰的“好樁”承當(力的傳遞協同),它們也不補。又有小部分“壞樁”可以采用更換“樁間土”概念,即在承臺部位挖去軟弱土層,換上低標號素砼(150號),利用樁土共同工作原理提高了“壞樁”單樁殘余承載力,這樣它們也不補。最后,尚有 13根“壞樁”必須補之,但可改用小直徑短樁,其直徑用 600毫米,樁長僅為 8米。我用半天時間對其余合格樁再作細算,在修改樁基圖中明示。該工程經補樁,30層樓可以加蓋至 33層。業主對我們這一做法大加贊賞,已經有點小名氣的深圳分院,這一回是錦上添花。


與業主對話


  廈門某機庫在框架柱獨立基礎設計中,業主與我在一些技術問題上發生爭論,電話中爭論十分有趣,這件事至今還記得十分清楚,很值得回憶。我一向熱愛寫日記,當時也記錄了這段對話,摘錄一些章節。

  事情是這樣的。工程場地是一片大面積的圍海造地區,在先施工柱基再填海,還是先填海再施工柱基這兩個方案上,各方沒有太大分歧,同意先施工柱基,再填海。當時我的手算計算書專門有一節是復核基礎截面積及配筋,對填土后基礎埋深加大帶來的不利影響均有敘述。

  當墊土層經壓實及幾場暴雨沖刷后,需要進行地上構件的施工時,業主負責技術質量的總工程師張總來電稱,樁基礎底面積不足,配筋也不對,請設計院馬上來廈門工地,商量解決辦法,云云。以下就是對話。

  張總:“基礎埋深比填土前多了約 5米,基底處總彎矩加大很多,我認為基礎底面積不足,配筋也偏少,必須挖開填土加固。”

  我答:“埋深加大了不會加大基底總彎矩,原因是土側壓力將抵消了你所說之加大總彎矩。原設計沒錯,更不必挖開加固。”我在答問中聲音較重,態度十分認真、堅決,邊說話邊比劃,有點兒像在演小品。

  張總:“你用不著講課,我懂,別廢話。我們要審核你的計算書,還將請廈門市結構專家進行論證。”

  我答:“計算書早已寄出,感謝你們審查。”

  過了不到一天,再來長途電話。

  張總:“我們剛審核計算書,沒有問題。不過填土之壓實質量存在極大之不確定性,土側壓力不可用足了。應采取其它構造措施,降低基底總彎矩。”

  我答:“謝謝張總,我已經考慮到這個問題,已經完成修改圖,在室內地面下半米處設基礎拉梁,用以吸收柱腳之彎矩,使獨立柱基幾乎呈中心受壓構件。”(我的聲音極大,估計電話振動力會使對方張總的耳膜震得生疼。)

  最終業主對我院的機庫設計深感滿意,還在之后多次會上予以表揚。

  設計過程充滿“戰爭”,無聲的“戰爭”。我們若要取勝,沒有捷徑,只有嚴謹與認真。老老實實地設計,認認真真地與各方面人士協商配合,解決各種難題??蒲Ъ際趵床壞冒氳閾榧?。


終生不悔


  時間過得真快,2009年我返校參加校慶,紀念考上清華 50年。在聚會上,同學們談感想、講體會,很是熱鬧。談話中了解到,與工程設計圖紙“零距離”接觸,退休后還在原單位工作至今,近 50年中沒有“跳槽”、“下海”者,就只有我馬巖土一人。于是乎就有多事者問:“老同學,‘小饅頭’(馬巖土這三個字連續快讀就成了這種“愛稱”。1961年至 1963年經濟困難時期,吃不飽,同學們常常有事無事喊“小饅頭”,可以解餓,他們稱之為精神解餓法。),你不下海,埋頭看圖紙,報酬低、不易出名。據說你還常加班,你們單位的領導知道嗎?”我的回答很干脆:“人老了,下海不慎會被淹死的。我永遠只是一名小卒,是個小饅頭,不是三鮮餃子,更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上不了大雅之堂。”休息一會兒我又補充了幾句:“只在一個單位工作一輩子,七院景熟,人更熟,相互知根知底,工作順當,日子好過。”

  我這一輩子不求出名,別人不清楚我做了些什么,但這沒關系,我自己知道就足矣。

  紀念建院 50周年,慶祝七院走過的 50年光輝歷程,我要以實際行動繼續為航天大廈添磚加瓦,繼續與七院的青年設計師們朝夕相處,一起奮斗。
博彩会员数据资料  [打印]
Copyright?2014 版權所有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 備案序號:京ICP備05067351號
制作單位:中國航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四環南路83號 郵編:100071
聯系電話:(010)68749616、68749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