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紀念文章 > 正文
我伴七院一路走來
發布時間:2015-02-09    信息來源:中國航天建設集團

◎張洪雁


  七院自1965年2月建院至今,整整走過了半個世紀,這是七院伴隨祖國翻天覆地變化的 50個春秋,見證了國家改革開放的巨大成就。同時,七院的成功也見證了七院人“艱苦奮斗、拼搏進取、無私奉獻”的風雨歷程。君不見,在祖國的大江南北、滇黔高原、白山黑水、秦晉山區、湘贛浙閩,到處都留下了七院的足跡,為了實現偉大的中華航天夢,七院設計人員在黃土窯洞里、在破舊廟宇中、在廢棄牛棚內,一套套工程圖紙繪制出來,嘔心瀝血、辛勤耕耘,為航天建設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然而,他們卻默默無聞,甘作航天戰線的無名英雄,既似春蠶,又如蠟燭,五十年路漫漫,激情燃燒的歲月彈指一揮間。君不見,當年活蹦亂跳、青春年華的姑娘、小伙,如今已經兩鬢華發,有的已經貢獻了終生。

  革命先輩說:“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七院開拓者們拼搏進取、甘于奉獻的精神,是七院的傳家寶哇!事業雖有后來人,但這種精神一定要代代傳承,弘揚光大,使它永不退色。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看今朝,舊貌換新顏”。作為七院的一名老戰士,伴隨著七院一路走來,憶當年心潮澎湃,看今朝信心滿懷,而今邁步從頭越,踏上新征程準備再干一百年。


一、系主任為我定終身


  1965年夏天,五年的大學生活結束了,我在學校畢業生分配志愿表上毫不遲疑的填上了“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堅決服從組織分配”的豪言壯語。

  一天,系主任找我談話,當時屋內還坐著兩位軍人摸樣的中年人,系主任特別強調我是被學校推薦、兩位軍人選中到七機部工作的,并十分嚴肅地指出:“七機部是國家高端機密的要害部門,從事的是國防尖端科學,掌握著國家核心機密。”所以,條件要求極其苛刻,不僅要“苦大仇深、根紅苗正”出身好,而且要“品學兼優”,這是組織的分配沒商量,當然,這也是中選者的光榮。就這樣,系主任私下為我定下了終身,于是我暈暈乎乎、神神秘秘的到北京七機部七院報了到,真的就干起了航天,而且一干就是一輩子。對航天從不知到知之,由知之較少到知之較多,還別說,真的干出了感情,忒有電影“李雙雙”中喜旺與李雙雙先結婚后戀愛的感覺。今天,回想起來,我從內心感到作為航天人特有的一種自豪感。

  每當我在外國人面前說出:“I work for China Aerospace Institute”的時候,老外們會立刻睜大了眼睛敬仰的“Oh—”一聲;當我與業主談項目的時候,我會說上太空我們都能去,讓我們做你這個土建項目,盡可以放寬心啦,并開玩笑地說,啥時候你想上月球啦,跟我打個招呼,我從內部給你登個記收費打折 ,哈—哈—哈!

  業主并不認為我的話語太夸張,為什么?因為“Aerospace(航天)”有這個能力,因為“Aerospace” 已經成為當今世界尖端科學與前沿技術的代名詞 。在對外交往中,我深深體會到“Aerospace”的威力。其實,我們個人有什么?大家敬仰的是“航天”,這也正是“航天人”的魅力所在。


二、社會實踐第一課


  1965年 2月,國防部前五院的許多年富力強的設計人員,又有從云崗三院、南苑一院抽調的幾十名行政管理人員,一道脫下了軍裝,還有從一至六機部的設計院抽調了 100余人,以及我們這些來自全國各大高校的畢業新生 680余人,共計 1100多人正式組建七機部第七設計院。

  入院教育第一課,便是“社會主義教育”實踐課,全院千余人分赴河北省懷來、涿鹿等縣,參加為期一年的“四清”運動。在農村,融入地方干部中摻沙子,組成“四清”工作隊,住在貧雇農家里,以便扎根串連、訪貧問苦,輪流到各戶農民家吃派飯。農民糧食不夠吃,早上,我們與農民一道吃一茶碗煮蠶豆,糧食多些的農民吃的也只不過是從榆樹皮與高粱混合面壓制的饸饹,紀律規定不準到飯館去吃飯,哪怕一盤豆腐也不行。天不亮生產隊就敲鐘催促農民下地,我們也與農民一道去深翻土地。“通過訪貧問苦、扎根串聯,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等實踐活動,深刻體會到農民的生活苦哇,一天的工分僅一角錢。由此,感情發生了變化,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也發生了變化。因此,認真參與清理鄉村干部的貪污、腐化、多吃多占、欺壓群眾的不法行為。了解與認識了社會,學會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堅持黨的領導與社會主義方向。

  一年的四清運動,為我們后來進駐山區,進行 “山、散、隱”的三線建設,與施工單位、建設單位同吃、同住,在同一個工地摸、爬、滾、打,建立了堅實的思想基礎。簡單舉個例子吧,在陜西藍田縣,我們住在離白家坪村兩里路的一個小山包上。這里為原始的黃土地,唯一的一座被老鄉當作牛棚的“王維”古廟,早已破舊不堪,斷壁殘垣,我們打掃了一下,擺上圖板,便成了我們的設計室兼宿舍。陜西八月的驕陽,曬得地皮熱的可以烤饃,牛棚里熱的似蒸籠;沒有電燈,然而蠟燭被熱得也站立不住,癱軟在桌面上。為了不讓汗水灑在圖紙上,把毛巾捆在胳膊上繼續畫圖。深夜,二十幾個人躺在一張一動亂搖、吱嘎作響的柳編上,一人翻身大家都得跟著動,熱得透不過氣來。一過后半夜,好家伙,卻又山風呼呼作響,無門無窗的門洞、窗洞,讓黃土、細沙嘩喇喇地吹滿了屋;而下起雨來,穿上毛衣也不熱。陜西的黃土地被雨水一澆,走在上面,兩只腳便成了兩只大泥球,外面大雨已經停了,屋內尚且滴滴答答漏個不停,支上雨傘、接上臉盆繼續畫圖。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里,我們與建設單位人員一道學習;與安裝隊工人師傅共同討論安裝的具體措施,并一道參加安裝施工;與當地老鄉一道參加麥收勞動;與施工隊伍的戰士們一道搬運毛石;與建設單位的廣大職工一道夜戰搶運水泥,保證工程進度……

  在現場與建設單位、施工單位廣大職工吃在一處、睡在一處、想在一處、說在一處、干在一處,共同摸、爬、滾、打一年多,大家已經融為一體,沒有份內份外你我他,一個心思一個目的,那就是要把祖國三線建設好。有時回北京再返回工地時,一定大包小包的背上許多肥膘豬肉、肥皂、白糖……,回到工地分送給當地建設單位、施工單位的人員。北京當時的優勢就是可以買到這些物品,而當地有錢也買不到或者需要拿證限量購買,所以他們都把我們當成施工或建設單位的自己人,遠遠的就喊道“老張,你回來了!”這一切,現在看來不可思議,然而的確使自己在實踐和知識上,由無知轉化為有知,由知之甚少到知之較多。使我體會到理論知識來自課堂和書本,感性認識來自實踐,兩者同等重要,不可偏廢。同時在以后的設計中,我首先考慮的是方便施工,方便管理,因為我們不經意的畫上一條線,施工就要干上好幾天,我參加了施工,所以我懂得了施工的酸甜苦辣,一定要珍惜工人們的勞動。


三、設計啟蒙在“三線”


  我首先接觸的設計是在貴州航天三線建設的施工現場。那是 1965年,七院剛剛成立,建制還不夠完善,新生一下子來了 600多人,為了讓年輕人能夠學習與熟悉設計,于是我們一部分新生被安排到貴州三線“061工程建設聯合設計院”的各個設計室。這是由全國多家設計院抽派的精英組成的設計聯合體,共同完成偌大的三線工程的設計任務,我們新生跟隨老同志進行現場設計、配合施工。我與各專業十二個年輕人分在“中南建筑設計院設計室”,鞠大祥等人分配在“華東建筑設計院設計室”,李維、姚榮珍等人分配在航空部四院老同志帳下……

  當初,“中南建筑設計院設計室”工作區域在遵義板橋的李家灣,入場后,由七院結構專業老將曹瑾帶領我們,進行工程的認識性參觀。首先來到一個洞窟工程,我們新來的十二個年輕人,在曹公帶領下進入正在施工的洞窟,只見洞內燈火通明,許多工程兵推著小鐵斗車往返穿梭,十分緊張忙碌。曹工頭戴本色柳編安全帽、身穿褐色中山裝,手拿一根婁山關砍的方竹自制的手杖,鼻子上卡著茶色墨鏡,腳蹬一雙長統大水靴,哇——好酷哇!只見曹工用手杖指著洞中的鐘乳石,這是“天女散花”、那是“金猴獻桃”,上面是“觀音打坐”……大千世界真的好神奇呦!大自然的杰作更是鬼斧神工,看得我們都“傻”了?。ㄎ腋銥隙?,就是今天北京的“石花洞”、“銀狐洞”也不敢叫板)曹工又說要打掉鐘乳石、削掉危巖,再做襯砌。嘿!真有學問呀!可謂:

  入真門、秉真心、參透真玄真自在;

  來妙里、達妙界、悟透妙學妙神通。

  這正是當時電影中專家的形象,于是我暗下決心,將來我也要做曹工那樣的專家。


四、深圳特區顯身手


  1979年深圳蛇口建立全國第一個工業開發區,邁出了全國改革開放的第一步,震撼了全國。當時,展開了“姓社還是姓資”的大討論,鄧小平到深圳視察給予肯定,并提出“改革的步子要再大些”。鄧公的話像春風吹遍祖國大地,深圳緊緊跟隨,提出了“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響亮口號,成立了深圳特區。

  七院領導把握時機,組建“七院深圳分院”,迅速進駐深圳闖世界,成為進駐深圳最早的幾家設計院之一,并快速設計出了“翠竹苑”塔樓群,“湖心大廈”、“紡織大廈”、“石巖湖度假村”等一系列建筑精品。

  說起“石巖湖度假村”,那是由趙祖望工程師親自操刀繪制的方案,在市長匯報會上,得到深圳羅副市長等領導的首肯,當羅副市長提出再讓專家給看看時,趙祖望坦言:“用不著,我就是專家!”,羅副市長與大家都被震驚了。在當時那個年月,知識分子剛摘掉了“臭老九”的帽子,就有人敢自稱專家,哇塞!真是“河馬打哈欠——好大的口氣。”因此留下了話柄,每次在深圳基建匯報會上,羅副市長都會問道:“航天七院!你們那位專家來了沒有?”哈哈哈!當然,有人說那是狂,其實,人有多大本事,通?;岜硐殖齠啻蟮目?,是純爺們自信的表現,不是嗎?

  “石巖湖度假村”是深圳分院的開山之作,真還別說,打造了深圳第一座旅游度假項目,吸引了許多港商進駐,為繁榮深圳經濟做出了貢獻。

  當然,也是我院與香港實現無縫對接的旅游度假項目,庭院層次錯落,小橋流水,歐式建筑小品,豪華客房配著大型按摩浴缸,一切透著豪華、新奇與陌生。記得驗收時節,業主讓我們設計人員體驗入住度假村的感覺,好家伙!偌大的單間、寬大的床面白白的、軟軟的,躺在上面好好舒服呦。晚上,咱設計人員有的竟鉆白被單下睡了一晚,第二天清早說冷得夠嗆,豈不知要鉆進毛毯下邊入睡,真是“老土”哇!早上,跳進方形大浴缸洗浴,一碰開關,嘩嘩!大股水流從浴缸四周螺旋噴出巨大水柱,浴缸內的水也跟著旋轉起來,嚇得這位不知發生了啥事,抓起內褲跑出套間,大叫:“快來看看塞!啷個弄法把水關起?”……

  起初,分院在上埗路北租用當地兩套民居并隔街相望,當時,分院做飯也是設計人員輪流,所以開飯時間或早或晚,為了不至影響設計工作,開飯的聯系信號是伙房用竹竿從窗上伸出一面紅白格床單為信號,看到旗幟便知道飯菜已經做好,可以過去不必提前。當年沒有手機,深圳就是一個小漁村,裝電話極難,僅在院長房間內裝了一部電話。后來搬入上埗路南民房時用上了柴油灶,有了專職廚師,條件有所改善。到 1982年搬入新建的濱江新邨 21號樓,條件徹底改觀,前后僅用了六年就實現了鳥槍換炮。

  在深圳,將“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的歷史口號,變成了“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這個稱之為“深圳速度”的口號,塔樓三天起一層,談生意要在飯桌上進行,這在內地看來完全不可思議。分院也破天荒地打亂了內地四平八穩搞設計的習俗,加班形成制度,每天要干到深夜 12點多。因此,分院每日晚上10點給大家加餐,通常是蛋糕或雞汁面(現在稱方便面),當時這在北京只能在長安街建國門的“外匯商店”有賣。當然,深夜加班過后,可以乘勢圍擠在大辦公室唯一的一臺 21英寸的電視機前,伸長脖子在人頭攢動的夾縫中,欣賞那從沒看過“港臺大片”、“四大天王”的勁歌勁舞,大家似乎觸摸到了香港,看到了外部世界。啊,外部世界真的很精彩!所以,在分院盡管很辛苦,但大家生活得還是很滋潤!

  除此之外,由于分院與深圳邊檢站關系特“鐵”,隔三差五給我們十幾張“邊防證”,大家輪流持證到“沙頭角”購物,“沙頭角”可是小地方大名氣,大號稱為“中英街”中外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那是深圳香港之間一條長一千米、寬 4.5米的小商業街,街北為深圳大陸商鋪,街南為香港商鋪,路中心僅立有三塊類似現在交通用的“錐桶”一樣的界石,要買港貨就站在界石北側向對面商家喊要啥就行了,立刻送到馬路中線。當然,購港貨用的全是港幣,深圳許多漁民家都可給你兌換,所以,大家每月都能到“沙頭角”去淘寶,撈點港貨,像港式羽絨服啦、“象牙”筷子啦、折疊傘、味精、錄音帶、手表之類,這在北京都是極為少見的奢華的物件。

  分院的效益高、人員收入也遠比北京院內高。記得 1984年的年終結算時,平均每人可分得三千元獎金,哇塞!如此之高的獎金額度哪里敢下發呀,兩次專程回京匯報,獲得批準后才發放。大家為了能把錢順利帶回北京,特像電影“傻根兒”,把錢裝在內褲專門縫制的口袋中,或就地消費購買大件商品,像什么 21寸夏普大彩電呀、雙缸洗衣機呀、三洋雙卡錄放機呀……,遠比北京便宜?;鼐┦?,加班時發放的夜宵 “雞汁面”、“樂口福”等,自己舍不得吃,全部托運回京,院內要派大卡車去火車站取包裹,左一個大紙箱、右一個大紙箱,北京院內要熱鬧好幾天,深圳回京人員感覺好極了,特有榮歸故里的味道。所以設計人員,連同炊事員、司機、會計、曬圖人員,不得不實行人員流動、體現利益均沾與共享,北京派人一年更換一次,北京院內的人員要去深圳則須排號等候,去之前還要到公安局辦理“邊防通行證”,否則進不了深圳特區。

  改革開放,給七院帶來了實惠,七院大部分家庭從此開始脫貧,眼界也開闊了,家里的電視機帶色兒了,錄音機是雙卡的,孩子們出門都穿上港式羽絨服了,好家伙,真像港客!用的雨傘都是能折疊的,送人的筷子都是象牙的……,豐臺 83號院也成為豐臺鎮購買力最強的單位,讓周邊豐臺市民羨慕的不得了。


五、七院首次出國門


  今天,人們出國是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只要兜里有了銀子,隨便找個旅行社就可以來個歐洲十日游、埃及七日游……,至于服裝等生活用品,誰沒有兩套、三套現成的西裝、休閑裝,根本用不著大動干戈便可登程。

  1979年,文革已經結束,經歷了多年的苦難與動亂,人們由瘋狂變得理智,擺脫了桎捁人們思想的精神枷鎖,不再以貧窮論英雄,“誰窮誰光榮”的年代成為歷史。人們由窺視變成放眼世界,發現外面的世界好精彩!就連“水深火熱中的天下受苦人”的生活并不比我們差,于是閉關鎖國的大門打開了,與世界有了往來,發現“帝國主義”“修正主義”有不少先進玩意兒,盡管我們是泱泱大國,但并不是無所不有。于是顯像管、集成電路就像今天的汽車一樣,大家蜂擁著、愗足勁、甩開膀子大干、快上。在這樣的大潮中,航天驪山微電子公司與電子部長沙半導體公司,才得以雙雙引進瑞士“巴氏公司”烙版生產線。

  當年,七院在航天系統還是人見人愛的 A small baby,是獨生子 ,所以航天烙版工程的設計重任,就歷史地落在七院肩上,按協議七院派出設計人員到瑞士巴氏公司進行三周的設計聯絡,考察工藝、落實設計方案、解決實施要點等一系列技術問題。

  這是七院 1965年建院以來第一次出國涉外活動,可謂開天辟地頭一回。文革結束了,可階級斗爭的弦仍舊繃得很緊,航天又是國家高端機密要害部門,多少年來,從事啥工作,都是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子女,這是作為航天紀律傳下來的,所以這件事就成為七院轟動的大事件。部機關、院里領導當然是慎之又慎,百分之九十九都不行,最終指定基建局老八路馮局長出任團長,七院張副院長出任副團長兼德語翻譯,左篩右選,敲定了六位專業人員為團員,另外驪山公司領導與工藝人員三人,十一人的龐大設計聯絡團隊組成了。

  出國名單經部里政審部門嚴格審查,雖然不再強調“根紅苗正”,但近年來的政治表現如何,“文革”中有無反動言論,有無出國不歸要求避難傾向,這些全是強條件,一條不合格就 PASS沒商量。

  接著,進行為期一周的出國教育,天天去部里外事司學習保密條例,學習對外禮節和應對突發事件的措施。比如遭受綁架或遇到國民黨特工挑釁咋對付,同時還要接受外交常識的訓練等。

  對外交流等一般場合可穿西裝,那年月穿西裝可是不敢想象的事。沒有西裝包裝可咋整?部里外事司明確每人借給西裝一套、領帶一條、皮箱一個。衣服雖然比較老道,但畢竟是西裝呀!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每人挑選了一套自認為滿意的西裝,如同新娘拿著自己婚紗般地小心翼翼?;氐郊依?,不知又偷偷地試穿了多少回,愛人、孩子也沒見過這陣勢,在一旁評頭品足,指點江山,一切透著新鮮,弄得手腳似乎都不是自己的啦。

  除此之外,每人發五百元人民幣置裝費,這可是可觀的數字,當時可買 5000斤西紅柿,或 600斤豬肉,或四馬車大白菜,那年月講的就是節儉,穿衣服都要發揚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的革命傳統。誰要是成天換衣服、顏色花樣鮮艷一點,那絕對是一個“封、資、修”的代表,要自己在靈魂深處爆發革命,“斗私批修,狠批私字一閃念……”。

  國格還是要注意的,為了避免在國外衣冠不整,或將舊內衣褲晾曬在 Wash room,或被服務人員拿走洗曬了,掉了咱中國人的范兒。故此,出國人員要憑護照到定點的王府井“百貨大樓出國人員服務部”量身定做一套毛氏服裝,同時置辦襯衫、皮鞋、襪子、內衣褲各一件(套),里外三新,我都暈了,我做新郎倌那時,舉辦的是革命的婚禮,指導員(當時航天部還是軍隊建制,黨支部書記稱為指導員)到會場致以革命的祝賀就算完事,哪里有這樣“時尚”,你說我能不暈嗎?

  出發時,住在永定路航天二院和住在馬神廟 124號(今日航天西招待所)的人,提前趕來了,而我們大部分人都住在馬神廟 106號(今日航天大院)平房,出發那一刻,我在老婆、孩子的簇擁下,有點大姑娘上花轎的感覺,扭扭捏捏地走出了家門 。

  大家都來送行,平房沿路站滿了人,第一次看見七院的人穿著西裝配著賊亮的大皮鞋,都覺得“帥”呆了!大家招手祝福、喊著、議論著熱鬧極了,我們也頻頻點頭、拱手打招呼,不時駐足在老同志面前,認真聆聽教誨與叮嚀,那情景好好感動人呦!仿佛我們不是上機場而是上戰場,我們昂首闊步、大義凜然,氣氛透著一種壯烈。幾十米的街道,足足走了二十分鐘,才上了院內專派的大巴,大巴可容納四十號人,領導喊了一句:“家屬們可以送到機??!”,于是一家一堆坐在車上,說也有,笑也有,孩子們更是高興去看飛機。

  飛機劃破夜空,在茫茫夜色中遠去,無情的飛機載走了有情的人兒。我們肩負著“江東父老”的重托走出國門,機場在腳下消失,北京在腳下消失。

  “北京——再見!”


六、海南分院建奇功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海南島脫離廣東省成立省級特區,于是各行各業、三教九流,一齊涌到海南“淘金、闖世界”。

  1989年七院成立海南分院,成為海南改革開放大潮的弄潮兒。起初,分院僅十個人,在??詒鹺P邏椬庥妹穹?,雖然承攬設計任務,但完成產值不到 20萬,維持自給自足,院內雖然沒有收益,主要還是投石問路,摸摸海南業界態勢。1992年,七院開始動真格的,購房加大投入,原本準備讓我去航天部駐葡萄牙辦事處,完成承擔的澳門填海造地事宜,后因項目下馬,便讓我去分院,任務十分明確,一是選址建設分院,二是開創局面、要能夠為七院贏得效益、作出貢獻。

  海南分院新址坐落在??詬俏髀?,雖然是民居,卻是完整的一個單元樓門,五層十套兩室一廳,外加一層一個 36平米會議室,近一千平米的建筑面積。人員從設計人員到司機、炊事員、曬圖員、會計等均采用年輪換制,由北京總院進行排班派出。對外,分院掛出了“航空航天部七院海南分院”大字牌匾,同時用近一平米的白底紅字豆腐塊豎向懸掛在五層樓端頭山墻上,遠遠望去十分醒目。對內,提出了“艱苦奮斗、廣交朋友、提高信譽、開創局面、增產增值”的奮斗目標,并用大字書寫懸掛在食堂墻面上,營造一種全新的生產氛圍。

  可是打開局面,讓產值大幅提升,那就沒有這么簡單了!首先,七院進駐海南之前,諸多設計單位早已搶占先機,進駐海南并在業界形成商業圈;二是我們在海南剛剛立腳,業界無人認知,欲建立人脈、擠進鐵鑄般的商業圈,談何容易!

  當然,路是人走出來的,所以,我們既不妄自菲薄,堅持“艱苦奮斗、拼搏進取”,又要“虛懷若谷、廣交朋友”。我們的優勢是“航天”,“航天”已成為當今世界尖端科學與前沿技術的代名詞,所以,我們以航天技術為依托,走四方、去闖,去拼。

  我們先后登門拜會海南省領導,以及規劃局、國土局、消防局等局長,還拜會了各設計院院長。此后,在我們會議室墻面上就陸續懸掛出了海南省劉劍鋒省長與我們握手的大幅照片,鮑克明副省長與七院趙樸副院長在分院食堂就餐的大幅照片,鮑克明副省長與趙樸副院長為分院聯合題字“建設海南,設計先行”的墨寶,并放成金色大字,鑲刻在樓梯轉角平臺紅色墻面上。

  分院開始時來運轉,分院的好事一個接著一個,想不露臉都不行。??諶舜蠡崽蒙杓品槳?,搬請趙祖望大師千里迢迢由深圳來到海南,親自操刀與解讀設計方案而一炮打響。

  業界大亨在飯店為其小公子作“百日”派對,宴會上外企洋人用洋文(英)發言表達賀意,大亨東道主不懂洋文,請我代他用洋文致謝詞,于是讓我有機會在眾人面前露了一小臉,業界 BOSS開始對分院另眼相看。

  分院協助公安部門智擒登門女詐騙犯,事跡上了??諶氈?,分院又在業界產生了轟動效應。

  接著,陸續設計了??諏趾4笙?、??詮簿職旃舐?、秀英海關大樓、金盤工業區 N棟標準廠房,文昌天福椰奶廠,萬寧金府第莊園,廣西北海銀灘錦繡山莊等等一系列建筑工程。

  俗話說“主雅客來勤”。門前車水馬龍呈現一派興旺,業主來訪應接不暇,任務多了,??誚鹋坦ひ登?、三亞、萬寧、儋州、通什(讀 Za),甚至遠征到廣西北海等地,一改分院“門前冷落車馬稀”的尷尬境地,產值躍升到 1000萬元,人員增加到 60余人,并且添置了航天牌面包車,成為生氣勃勃的分院。
博彩会员数据资料  [打印]
Copyright?2014 版權所有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 備案序號:京ICP備05067351號
制作單位:中國航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四環南路83號 郵編:100071
聯系電話:(010)68749616、68749588